• 南北朝的缺角钱:取人长钱还人短陌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陶短房

      小时候有亲戚在储蓄所工作,闲聊时谈起柜台收兑残币,缺一个角按什么比例换新钱,缺两个角、缺半边又按什么比例,一条条规矩头头是道。问为什么弄这般仔细,那亲戚半开玩笑地说,要都按百分百收兑,保不齐真有人会把钞票剪开,尝试用十块钱换回二十块去。

      纸币有密押、水印,加上是纸质,“化整为零”怕是糊弄不过稍有经验的银行职员,可古代的铜钱就不同了,“防伪标记”不过铜钱上的文字,加上市场经济发达后,稍大宗的交易都是一百文串作一串,叫“一贯”或“一陌”来用,真要“缺角”着实再容易不过:若玩小的,就把铜钱剪角、剪边,用剪下的“边角料”铸造新钱;若玩大的,就在原本一百文一串的“钱陌”里动手脚,反正那会儿又没点钞机,一百文大钱少上十个八个,也未必有人关注。

      魏晋南北朝时就出现了这种状况,尽管两晋官方一直没铸钱,但到了东晋和南朝,民间大宗交易的钱币使用量大增,成陌的铜钱在市场上司空见惯,在钱陌上动手脚的现象也开始屡见不鲜。东晋有个叫葛洪的名人,是炼丹的道士,照理说应该超然世外,却在自己的名著《抱朴子》里抱怨市场上有人“取人长钱,还人短陌”,“长钱”是指足数的一贯钱,“短陌”自然就是不足数的了。

      这是“短陌”这一金融学专门术语首次面世,但这一术语被官方所采用,却要一直等到400多年后的公元927年(后唐明宗李嗣源天成二年)。南北朝时梁武帝萧衍倒是在公元546年(中大同元年)下过“整顿货币金融秩序”的诏令,号召市场使用足数的钱陌,但并没有使用当时业已出现的“短陌”术语。这当然并非号称博学的梁武帝不知道“短陌”、“长钱”这类术语,而是实在没法用:梁武帝这则诏令说,他“顷闻外间多用九陌钱”,也就是本应一百文一贯的钱陌,实际只有九十文,认为“陌减则物贵,陌足则物贱”,因此下令禁绝,要求市场只许用足数的钱陌“足陌”。

      可事实上,他在位时的“长钱”并非“足陌”,而恰是被他谴责、禁绝的“九陌”,原来在这个时期,“九陌”已是“缺角钱”里太阳城平台,太阳城官方,太阳城官方入口的“良心造假”,只有首都建康附近才有份使用,大庾岭以东的江西、福建一带,一陌只有八十文,叫“东钱”,湖北一带一陌更只有七十文,叫“西钱”,梁武帝所谴责的“货币造假现象”,放到当时大环境下,俨然还是“优质货币”,梁武帝要整顿“九陌”,自然也不方便号召大家去学习使用“长钱”——因为大家约定俗成,认为“九陌”本来就是“长钱”。

      关键在于,这个祸是梁武帝自己惹的:他为了省下宝贵的铜资源,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铁钱,可当时东晋境内铁矿开采正进入高峰期,官府、民间铆足气力大造铁钱,加上“短陌”效应,市场上的“货币供应量”等于凭空翻了几番,结果到了“钱如丘山”、买东西要用大车拉上一整车钱的地步,“通胀”到了如此局面,谁还耐烦去数一贯铁钱究竟是八十文、还是七十文?

      太阳城平台,太阳城官方,太阳城官方入口梁武帝要打仗,要修庙,需要铜更需要钱,自不舍得放弃他的铁钱“币改”,只好在“长陌”、“短陌”、“足陌”、“九陌”之类文字游戏上煞费苦心,效果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——没过几年,“标准陌”的钱数已降至一陌三十五文。

    上一篇:台“让导弹飞”闹出人命 时间敏感过程蹊跷引揣

    下一篇:上海中环事故段“梁体顶升” 预计高考前恢复交